部分地方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存在“空转”现象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2-27 16:07

人民网北京2月25日电 据应急管理部网站消息,1月29日至2月16日,国家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办公室组织对北京、河北、福建、江西、湖北、湖南、广东、广西、四川、云南等10省(区、市)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进行了督查。在通报有关情况时指出,一些地方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存在的薄弱环节和隐患问题。

一是对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认识不到位,工作要求不够高。四川、云南两省一些地市对2月份以来火灾多发的不利局面没有引起高度重视,工作标准不高、要求不严,满足于没有发生重特大森林草原火灾和人员伤亡事故,仍然沿袭常规的工作思路和工作手段。江西省去冬今春降雨量较大,部分基层干部存在思想松懈苗头,防火责任和措施落实还不够到位。此外,大部分市县两级应急管理局正在组建,部分市县两级林业局撤销或者合并,森林公安体制改革已经全面启动,一些领导干部对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业务衔接的紧迫性重视不够。

二是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职责不明晰,部门职能未能完全落地。10省(区、市)省级林草部门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人员转隶基本完成,但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正在调整组建,组织、协调、指导职能存在一定“空转”现象。大部分省(区、市)应急管理部门和林草部门权责清单还不够清晰、分工还不够明确,部门之间“踢皮球”、“打太极”的现象还不同程度存在,分工合作机制亟待完善,行业管理责任亟需加强,部门职能事权划分应尽快落地。

三是火灾防控责任落实不到位,基层布控网络存在盲区死角。部分地区属地党政领导责任落实有漏洞,特别是县、乡两级责任尚未完全压实。福建省在下达禁火令的情况下,自宁德市蕉城区前往古田县公路沿线仍有零星烧荒烧垃圾等野外用火情况。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兰县神仙山附近村庄有村民燃放烟花爆竹、焚烧稻草现象,存在较大火灾隐患。四川省雅安市碧峰峡景区隐患整治工作不彻底。工作组在前往凉山州西昌市川兴镇“2·11”森林火灾现场途中发现农民烤火的火堆和随意丢弃的烟头烟盒,林区移民搬迁后废弃房屋没有得到及时处置,为人员随意入住擅自用火引发火灾埋下隐患。实地查看云南大理州大理市海东镇“2·9”森林火灾现场途中,发现村民在林内吸烟。

四是一些地区传统民俗、祭祀用火较多,火灾隐患比较突出。在南方林区牧区,丧葬、节令、祭祀、耕作等方面传统用火普遍存在。今年春节期间,云南、四川等地多起森林草原火灾系上坟烧纸、燃放烟花爆竹等民俗用火引发。在检查中发现,云南大理海东白族民舍外燃烧的香烛有一米高碗口粗,一旦突遇大风吹进附近山林,极易引发森林火灾。此外,由于少数民族民居木结构较多,存在“家火上山”和“山火入户”形成火烧连营的风险。

五是有些地方应急力量建设还比较薄弱,管理不够规范。河北省怀来县东花园镇森林防火预案针对性不强,缺乏操作性。江西省吉安市吉水县专业扑火队预案修订不及时。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专业扑火队未能够保持24小时人员待命,灭火力量夜间未实施集中备勤,应急响应能力不足。湖南省常德市桃源县专业扑火队战备、训练不够规范,装备维护保养不到位,部分灭火机具无法启动;岳阳市平江县部分新灭火机具未进行磨合,达不到最佳性能状态。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区泽林、汀祖两个镇和泽林镇银山村扑火装备较为落后,风力灭火机数量少,缺乏水泵等高效灭火装备。广东省源城区、惠城区、惠东县防火物资摆放杂乱,物资管理规范化有待进一步加强。广西壮族自治区乡镇半专业队扑火装备不足,部分乡镇缺乏专用交通工具、防火设备薄弱。

六是个别森林草原火灾应急处置不及时,指挥决策有待加强。从值班调度情况分析,个别地方发生森林火灾后不按规定及时上报信息,没有及时调动森林消防队伍和灭火飞机参加扑火,贻误了“打早、打小、打了”的最佳战机,埋下了小火酿成大灾的隐患。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2·10”森林火灾在初发阶段没有及时调动森林消防队伍参战,最终投入1530人和3架直升机历时3天才将火灾完全扑灭,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扑救云南昭通巧家县“2·6”森林火灾时对困难估计不足,迟迟未调动直升机吊灭悬崖处火点,耗时2天才将烟点处置完毕。

国家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办公室要求,针对督查中发现的问题,10省(区、市)要对号入座、专题研究,压实责任、精准施策,建立长效机制、增强造血功能,及时整改到位、严防一查了之。其他地区也要引以为鉴,举一反三,切实做好当前特别是全国“两会”、清明节期间森林草原火灾防控工作,严防人为原因引发森林草原火灾,严防重特大森林草原火灾和人员伤亡事故。10省(区、市)森林(草原)防火指挥部办公室3月底前要将整改落实情况报国家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办公室。

(责编:袁勃)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